優秀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四十二章 沒有別的意思相伴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他们……是什么人……”
妙趣橫生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四十二章 沒有別的意思看書
举着数码相机的手掌是在微微颤抖着的,御坂美琴好不容易的才艰难张开口,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她的心情极其复杂,思维也是相当凌乱,合着这人刚刚的意思其实是这个?获得希望的同时也会散播出绝望,所以有人得救的同时,也就意味着有其他人遭遇了同样的厄运?
因此,他不会对自己和泪子作什么事情,作为代价就是眼前的这两个人又成为了新的受害者名单上的名字?
茶发少女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反正此时此刻的心情就是很微妙很微妙,刚刚的时候明明还愤怒恶心到不行,现在却不但没有松了口气的感觉,反而还满是心累无力感。
是她自己刚刚自作多情了么?不对,绝对是这个家伙的思考回路太奇怪了,而且明明知道自己误会了还要故意装腔作势,根本就没有解释清楚的意思……
就连在她旁边的佐天同学,也是表情有些勉强,像是哭笑不得,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他们是什么人?当然是来找我麻烦的人了。”
站住旁边,夏冉漫不经心的说道,同时伸手指指点点:
“你这里,拿稳一点,角度稍微抬高一些……哎呀,怎么这么笨,还有手别抖啊,你抖个什么劲啊!站到这里一点,不要拍背影,不然怎么知道拍的是谁……”
“……”
“……”
“好、好了,我知道!不用你教!”
御坂美琴气得浑身发抖,但还是只能够忍气吞声,遵照着对方的要求,在摄像的姿态、角度等方面进行了一定的调整,看上去倒是显得标准专业了一些的样子。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况且反抗这个家伙的下场实在是太过直观了,详细得仿佛就在她的脸上。
好吧,的确是就在脸上,因为在她的眼前,是一个两米高的红发不良神父,以及一个穿着暴露,奋斗在色气最前线的身材高挑白皙的美貌少女,就在她的前方不远处“重演经典”……
不是眼神锐利。
就是表情悲愤。
而且无一例外的都带着要给同伴找个说法,或者是挽救同伴脱离深渊之类的坚毅与决心!
“可恶!你这家伙,我绝对不会原谅……”
——这是愤怒到无以复加,认为史提尔可能已经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害了的神裂火织,她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快点醒过来啊,神裂!我就是史提尔啊!”
——这是面对神裂火织的狂暴攻击,几乎要崩溃的史提尔本人,他是真的抓狂不已了。
同伴抱着要为自己报仇的觉悟,主动出手将自己打了个半死,还有比这更令人崩溃的事情吗?偏偏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通过嘴炮唤醒被控制的神裂火织,仍然是被追着打。
总而言之……
反正在梦魇一般的幻象世界里,这个天台已经在剧烈的魔法之战里变得破败不堪,地面也已经被犁了一次,彻底的翻了一遍。
只是……
实际上,现实之中却是两人互相之间隔着半个天台的距离,攻击的方式也不过是大眼瞪小眼的互瞪,试图用眼神击败对方似的。
譬如说神裂火织在不断的收刀拔刀、收刀拔刀,总是将腰间两米长的日本令刀拔出刀鞘些许距离,又猛然推了回去,发出沉闷的碰撞之声。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四十二章 沒有別的意思閲讀
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每一次如此故技重施,对面的红发不良神父都会像是发神经一样,疯狂的向一旁飞扑翻滚!仿佛在他的眼中,这是极其要命的无形攻击,一个不小心自己可能就会被大卸八块似的。
火熱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四十二章 沒有別的意思推薦
偶尔红发不良神父也会大声吟唱着类似于什么“TIAFIMH(吾手有火),IHTSOTS(其形为剑),AIHTR(其职断罪)——”之类的咒文,凶狠的挥动着手中的看不剑,似乎是向着神裂火织进行还击。
尽管他手中也是空空如也,挥舞着的手臂也是什么光影特效都没有,可是在这个十四岁的两米高的火焰魔法师的主观感受之中,他其实是在挥动超过摄氏三千度的火焰形成的炎剑。
御坂美琴不知道具体的详情,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能力,但是只是看着这一幕,就能够多少脑补出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尴尬啊,真的是非常尴尬。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脸上也是火辣辣的似乎在一阵阵的发烫。
“大约是触景生情,想起了不久之前自己的遭遇,所以情不自禁的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惺惺相惜之感?”这个时候,有着充满说服力的声音在旁边响起,夏冉很是好心的对此做出了揣测。
“闭、闭嘴!你再这样的话,我就不干了!”
手一抖,险些没将数码相机摔掉,御坂美琴羞恼交加的叫道。
同一时间,她突然有些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听这家伙的指挥,明明刚刚的威胁都只是口胡而已,自己其实大可以带着泪子转身就走的啊……
所以为什么自己会是下意识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数码相机,站在这里听他指挥,帮他拍摄新的受害者的黑历史,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对方的帮凶呢?这种展开是不是太魔幻了一些,御坂美琴觉得大脑有一阵轻微的晕眩。
她发觉自己似乎一直都在被牵着鼻子走,完全失去了分寸,乱了阵脚……到底是这人对于人心的把控太过可怕,能够巧妙的利用别人的思维,影响他人的情绪,干扰正确的逻辑思考和判断能力——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四十二章 沒有別的意思
还是单纯就是无节操光环的感染性太强,能够拉低周围人的智商到平均水平以下,再用丰富的经验来打败他们?
“我可没有读你的心理活动,只是你的脸上都这么明确的将你想的事情写满在上面了,我总不至于连猜都不能够猜中吧?”魔术师笑容自若,“对了,抓紧一些啊,我昨天才买的设备,可别给我摔了。”
“……”
“……”
正胡思乱想着的茶发少女抿了抿嘴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数码相机,突然又懊恼了起来,自己刚刚为什么在手抖的时候还抓得那么牢呢,直接将它摔了不就好了吗?
要不……现在假装失手摔掉?
可是会不会做得太明显了?这样子他肯定会生气的吧?
御坂美琴的脑海里划过这样的一道思绪,她偷眼瞄向旁边的少年,发现对方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似乎已经知道了她想要做什么事情,只是没有选择开口警告,提前制止,反而还在饶有兴趣的等待着。
“……”
好看的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 txt-第四十二章 沒有別的意思鑒賞
“……”
茶发少女的额头上冒出些许冷汗,她不着痕迹的拿好了手中的数码相机,一板一眼,标标准准的拍摄着天台上的正在尬舞的两人。
“嘁。”发出这么一个大约是代表着失望的音节,夏冉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了神裂火织和史提尔的那边。
在想象的世界里,这场魔法之战其实也已经进行到了尾声。
毕竟他再怎么做手脚,进行暗箱操作也罢,但是要在维持真实的这个前提下,就不能够出手干涉得太过明显,所以能够让史提尔在单打独斗,面对面单挑的情况下,支撑到现在已经是一个很极限的成绩了。
说是奇迹都不为过……
就像是操作1级小号,属性低技能差,装备也不怎么好,却愣是去单挑60级的BOSS一样……能够周旋到现在,不就是全靠操作者意识好,反应强,技术高超走位灵活吗?
至于史提尔能够在「圣人」手下坚持下来,并且撑到这么长的时间,这个最大的漏洞却是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在神裂火织的眼里,对面的人不是史提尔,而是某个极其可怕的精神系超能力者。
各种幻象、精神打击、思维干扰……
如此种种,各式各样堪称是麻烦到极点的手段战术,简直就是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以至于让她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也很难分辨清楚具体的真幻,所以打起来不免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再加上她觉得这片区域的闲人驱散的术式还没有布置下来,要是闹出的动静太大的话,容易不好收场。
一时半会儿的拿不下来对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神裂火织不觉得这个有什么问题。
而史提尔这边却是在自己的幻觉之中疲于奔命,每一次都是觉得自己是竭尽全力的才堪堪从神裂那能够撕裂钢铁,斩开大气的“七闪”之下逃过一命,其中既有运气成分,也有神裂本身的性格问题,没有招招致命痛下杀手。
更何况,他现在都已经是如此的狼狈不堪了,每一次险而又险的躲开同伴的「圣人」刀术,都像是在危急关头潜能爆发,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导致的超常发挥,哪里还有闲余去思考这些“可疑”的细节呢?
因此,两人都没有发现问题所在。
依然是深陷在魔术师为他们编织出来的、无比美好的、宛若是童话故事一般的幻象之中。
“你在干什么?”御坂美琴囧囧有神的看着夏冉用一种类似画外音的方式,举起拳头放在嘴边,给眼前的这一幕配音。
而且什么叫做无比美好的,宛若是童话故事一般的幻象?
这人是对「美好」这个词语的概念定义,有什么扭曲的独特理解么?
“哦,我在读旁白……你不觉得这样子很有意思么?”夏冉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理所当然的说道。
“读旁白是什么鬼……”
“好了,拍好了吧,给我看看。”魔术师伸手取过了数码相机,迅速的浏览了一下刚刚拍摄的内容,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又举起相机咔擦咔擦的几下,伴随着闪光灯的闪烁,补拍了几张角度清奇的照片。
放下相机的夏冉,眯起眼睛看向边上的两个少女:“等等,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他刚刚举起相机的时候,御坂美琴和佐天泪子就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后退了两步,瑟缩的依偎在了一起……
这让魔术师感到了一种来自灵魂层面的深深污蔑,为什么这么不信任自己的人格?
“没、没什么啊,就是怕我们凑得太近,影响了前辈你的摄影……”头戴五瓣白梅形状花饰的黑长直少女脸上挂着尴尬的笑,打着哈哈的这么说道,努力的试图解释她们刚刚身体下意识的反应。
算了,不和两个小女生计较。
夏冉不爽的举起手来,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
清脆的响声,声音的波纹在空气之中传播,划过之处,特定的频率直接就解除了某种极其隐晦,却又无处不在的心灵波动的力量影响。
最为直观的表现就是——
神裂火织的眼神一瞬间恢复了清明,她的视线似乎是短暂的茫然了一下,大约是不太明白整个天台怎么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而自己正在追击殴打的目标也突然变成了史提尔。
少女脸上的表情迅速的从茫然开始变化,愕然、震惊、不可置信、羞恼……种种复杂的情感,一时间同时集中在了同一张精致的脸上,使得她的表情很精彩,很颜艺。
“咔嚓”——!
清脆的快门声,伴随着闪光灯的一闪即逝。
“你、你干什么?!”神裂火织也一下子注意到了这个家伙,顿时又气又怒,她的胸脯急剧的起伏着,双眼也几乎冒起了圈圈,她约莫已经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血压开始上涌。
而眼下夏冉的举动,更是直接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神裂火织觉得脑子嗡嗡的,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嚣张了!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她努力的深呼吸以缓解颅内的压力,但是还是觉得脑血管都差点儿爆裂开来。
夏冉没有回答,只是低头检查了一下手中的相机。
他很满意自己的反应,鬼畜全明星系列的素材库又增加了可用的内容,要是相机留在哔哩哔哩手上的话,能够干些什么,她要是能够反应过来并且知道帮自己解忧……嗯,还是算了。
不过可惜的是,只有神裂火织的,魔术师看向了红发不良神父的那边,最终还是没有举起相机来补拍,因为感觉没什么价值……
此时此刻,史提尔的脸上全部都是茫然的神色,他气喘吁吁的四下张望着,毕竟刚刚大呼大叫的也是很消耗体力的,他又忍不住的低头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不真实。
明明刚刚虽然没有被砍手断脚,但是也是遍体鳞伤才对,毕竟那些破碎的碎块碎屑的溅射伤害,还有自己飞扑翻滚撞击摩擦出来的擦伤淤青……可是现在都不见了,就连周围的天台也像是根本就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连带着他自身的魔力也是没有什么消耗,仿佛刚刚使用魔法、凝聚炎剑的行为都只是错觉。
唯独熟悉的就是那种疲劳感,竭尽肺活量的大喊大叫,和他在幻觉之中疯狂跑动、飞瀑、翻滚等各种高强度体能消耗行为是相差无几的,所以他也的确是累惨了。
“好了,我们来谈一谈条件吧……”
抬起头来,将相机挂在胸前,魔术师露出了和蔼可亲的笑容。
“没有什么好谈的!”神裂火织气冲冲的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当然,气冲冲不代表她的性格如此,还能够克制着没有直接上前去给对方一刀,已经说明她的性子属于很温和的那种人了。
虽然也有被小小的戏耍了一番,因此无比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赢不了,没有什么胜算的原因。
“你确定吗?”
夏冉露出疑惑的表情,轻轻的歪了歪头。
“咦?”
在他身后,本来一脸鄙夷的茶发少女也是不禁露出了同样的表情,这位掌控电磁力的电击公主,疑惑的看向四周,察觉到了空气之中密密麻麻的电磁波突然被不自然的歪曲、撬动了起来。
因为这是在大楼的天台上,所以神裂火织也很快就发觉到了不对,她发现四周远处的那些商店街、高楼大厦,那些地方的液晶显示屏、广告牌等等的地方,同时出现了花白雪点。
像是电视故障了一样,满屏都是花白雪花,还有着沙沙声。
不过只是一瞬间,它们就恢复了正常播放,只是内容已经被取代了,变成了一些极其古怪的、荒诞的、让人哭笑不得的画面。
“你!!”
在很多人莫名其妙,对着自家的电视或者周围街道上的广告屏摸不着头脑的时候,当事人却是羞愤到了极点。神裂火织看着远处的投屏上出现的内容,差点儿一口气上不来。
太羞耻了!
自己刚刚都在干些什么!
“先冷静一下,这的确是我做的……”夏冉一脸自豪的说道,“顺便一提,这连小儿科都算不上,只要我想的话,它们能够通过电波的速度,瞬间跨越半个地球,在巴西那边出现,让全世界同步播放都是没问题的……”
“……你什么意思?”神裂火织咬牙切齿。
“没有,就是觉得和你们一见如故,所以想要让你们多了解一下我这个人,想要和你们交个朋友而已,没有其他的意思。”夏冉真诚的眨了眨眼睛。
…………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PS:大家三八快乐啊……分清冷静与冷漠,区别坚持与固执,相互尊重与理解,希望大家都能够邂逅自己的命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