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9qp好看的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閲讀-7yv2s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李世民说着,心情似乎又开始不错起来。
他想起了什么,便道:“天策军为何花费如此巨大?”
“需要大量的火枪,还有火药。”说到这个,张千如数家珍的回答,他心知李世民对于天策军很是重视,这是陛下的牌面,因而是做过详细的调查的。
此时,他接着道:“还有火炮就不必说了,听闻每一次放炮的操练,花费都很大。不说其他的,还有那骑兵,听闻他们的骑兵,是用甲片连人带马一起包裹的,那骑兵戴甲四十二斤,除此之外还有马甲,马甲带甲五十八斤,这些统统都是钢铁制作,而且听说,很费人工,自是花费不小。”
李世民不禁诧异道:“这人马加起来,戴甲已几近百斤,还如何作战?”
李世民可谓是戎马一生,也不是没有见识过甲胄,有些甲胄确实很沉重,可越沉的甲,防护力越好!
可即便是如此,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将这人马统统用甲片包裹起来的。
他也就做了详细的调查,可也只是一些表面的数据,并不代表他真的懂了,于是被李世民这么一问,张千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了。
“好了。”倒是李世民挥挥手道:“朕知道了。”
他没有再多计较,反正……任陈正泰自己去玩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张千松了口气,点头道:“喏。”
…………
而在另一头,陈正泰练完了骑术,随即便出了大营,坐上四轮马车回家去。
有时,陈正泰自己都觉得滑稽可笑,特意来大营里学骑马,可回去的路上却是坐车,这倒颇有一些后世健身爱好者的风帆,出入全靠四个车轮子,开着车去健身房锻炼一番,然后开车回家,哪怕这地方距离自己家里不过三四里路。
如今陈继藩已长大了不少,已可以开口说一些简单的词了,也能勉强的能站定一下,只是若放他在地上站着,他却不敢迈步,只是迷茫的看着四周,心惊胆战的随即发出嚎哭。
于是他一哭,四周的女婢和宦官便吓得面如土色,忙是抢着将他抱起安慰。
陈正泰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能让这家伙如此养尊处优,如若不然,天知道会养出什么乖戾的性子。
只是这带孩子的事,显然不是陈正泰说了算,陈正泰至多提一些建言,当然……这些建言十之八九是要被否决的。
于是乎,在家里的时候,他便偶尔以带娃的名义,将陈继藩抱着,等脱离了遂安公主的视线,便躲在某个角落里,将陈继藩一人搁着。
陈继藩两腿站着,摇摇晃晃的,便吓得小脸开始露出愁容,将要扯起嗓子,还未待嚎啕大哭,人已先跌坐在地。
“来,自己站起来。”陈正泰用脚拨弄地上的陈继藩,脸上带着严肃。
陈继藩不肯起,便打赖似的在地上滚,呜哇就哭了。
远处听到了哭声的一家老小,已是闻风而来,等他们来到的时候,发现陈正泰正抱着陈继藩,口里哼哼着安慰:“莫哭,莫哭,我的亲儿……”
那专门伺候陈继藩的宦官便上前道:“殿下,想来是孩子有些认生。”
“想来是如此吧,还是我带的太少了!我抱着他走了一走,他便哭得不成样子,但是我是他的亲爹啊,这六亲不认的东西。”陈正泰将陈继藩抱还宦官。
宦官便乐滋滋地道:“小殿下只是平日爱哭而已。”
陈正泰点了头,没有多说什么,他对这些宦官,并没有太多的恶意。
说到底,终究是可怜人啊。
在后世,他也曾受各种影视剧的影响,对于宦官带有某种有色眼镜的窥视,甚至还带着恶趣味。
可真正的接触,其实都是有血有肉的人,绝大多数人,虽然被割了,却并没有变态,他们在宫廷的时候,就被教训的服服帖帖,几乎没了自尊,一切以主人唯命是从,一辈子的命运已经注定,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出头的,他们只是一群被阉割之后的杂役而已,就这般,还要被各种掌握话语权的人成日耻笑,将其视为怪物一般,这便有些残忍了。
看了看一脸委屈兮兮的儿子,陈正泰便又忍不住叮嘱道:“平日里,也不要处处惯着他,若是有时不听话,该惩戒的时候也要惩戒。”
当然,陈正泰这样说,其实也很清楚这些宦官是不敢的,可还是忍不住的说。
谁叫这是他儿子呢?做父母的,哪个不想自己的儿子学好的?
宦官不敢抬头直视陈正泰,只是唯唯诺诺的。
陈正泰嗯了一声,举步走了,只是心里,不禁有些悲凉,这世上……想来有许多这样的人吧,他们唯唯诺诺,苟且偷生,为的不过是活命,可是自古以来,活命二字,看上去只是人的基本权利,却是何其难也!
墨寶 非 寶 一生 一世
当今天下即便不是盛世,却已大体承平了,可任何一次的天灾,亦或者是瘟疫,哪怕是一次小小的动荡,人命便如草芥一般的被收割。
太平盛世,又能好到哪里去了!
当然,这个世上的人,其实对于人的死活,看的比较开,想来……是接触多了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见惯了死亡,自然而然也就将死亡当成了稀松平常的事。
宁为妃子不为后
陈正泰心里唏嘘一番,他无法理解,后世的人为何热衷于乱世,憧憬着所谓金戈铁马,或是崛起了乱世的英雄。
换做是自己,只愿永远置身于太平的世道里安分守己,在岁月静好之中,安静的与人吹牛逼。
终究……还是生产力太低下了啊。
陈正泰觉得自己理应拔苗助长了。无论能不能成功,也要试一试!
他到了书斋,却见武珝面带得色,似乎盼着陈正泰来似的,笑盈盈地道:“恩师……蒸汽机车的气缸成功了。”
“哦?”
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陈正泰顿时打起精神:“你说我来听听。”
“我们制了一个气缸,活塞连杆和气缸盖的密封,用的乃是软木,这软木压紧和遇水的时候,就会膨胀,密封性极好。而至于这气缸,却是用生铁浇筑……”武珝喋喋不休的道。(感谢书友无言乙队提供的资料)
陈正泰一听,大抵也明白了些什么,他来自于上一个世界,所以心心念念的只想着橡胶的密封性极强,却没想到,其实在橡胶出现之前,人类早有了自己的土办法了。
软木……而且利用的是软木遇水之后膨胀的原理,气缸中有大量的水蒸气……
这一下子的,所有的事都豁然开朗起来,于是他道:“验证过了吗?”
“已经验证过了。”武珝颔首道:“新的气缸已经装上了实验的车,当真能走了。”
能走……对于武珝而言,就是世上最稀罕的事。
不需靠人力和马力,只需要在车上不断的烧煤加水,产生了蒸汽,进入气缸,而后气缸带动活塞连杆,便可推动着车轮前行,尤其是解决了活塞和气缸密闭的问题之后,这蒸汽机车的动力可谓是大增,蒸汽一丁点也没有浪费,如此一来,就可以采用较小的锅炉,这蒸汽机车的重量也可大减了。
陈正泰对于它能不能走,一点都不意外,他更在乎的是车子具不具有实用性。
否则,只是勉强能走,那也不过是奇技淫巧之物罢了!
他想了想,又问:“测算过了吗?”
“测算过了。”武珝道:“按着恩师的方法,我们将蒸汽机车搁在铁轨上,大抵可以测算出,现今这蒸汽机车的力,足足有三十三匹马拉动的气力。”
三十三马力……
陈正泰皱了皱眉,觉得这玩意,有点鸡肋。
好像少了一点啊。
可对于武珝而言,却是极开心的事,她带着兴奋的笑容道:“三十三匹马才能在铁轨上拉动的东西,一个自己能动的车,便可拉动起来了,恩师……你难道不觉得很神奇吗?”
“还差一些。”陈正泰很认真的道:“若只是三十三马力,这样算,一匹马可以拉动一百五十斤,这蒸汽机车,也不过是拉动五千斤的货物罢了。”
陈正泰的话无疑是给兴奋激动的武珝,当头泼了一盆凉水了。
其实就这个时代的运载力而言,五千斤已经非常可怕了,这放在后世,接近三吨的货物,不值一提,而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划时代的意义!
同样一辆车,可以抵得上三十三辆车,而且马是需要休息的,而蒸汽机车却不必,只要煤料充足,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跑上几天几夜。
怎么不令这个时代的人激动?
当然……陈正泰见识过更好的,他自然还希望更多一些。
“你们再想想办法,想一想那物理的书,无论是动力还是摩擦力,还是重力,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改进之处……多改进改进……来,拿图纸给我看看。”
武珝见陈正泰很认真的样子,倒是不敢怠慢,忙是将最新的图纸交给陈正泰,陈正泰看的云里雾里,武珝在旁耐心的解释,他才大致明白。
只是最后陈正泰却发现,自己其实也是门外汉,似乎也没什么可以提供建议的方法,最后只好道:“再想想办法吧,研究院的钱够不够?”
“研究院的钱已经足够充裕了。”武珝此时也认真起来了,道:“恩师觉得不满意,我再想一想。”
陈正泰便点点头:“将这锅炉、烟囱、汽缸、动轮、摇杆、连杆、飞轮,统统都重新检视一遍,看看哪里还可精进。慢慢的来,其实也不必急。”
武珝颔首,她倒是有一些信心了,毕竟万事开头难嘛,这些日子为了折腾这个玩意,几乎调动了所有作坊的力量,花费了无数的钱粮,也凑齐了研究院数百人费尽脑汁,现如今……至少已经明白了蒸汽火车的原理以及有了一个前进的雏形,那么现在要做的,只是朝着一个方向去精进而已。
陈正泰对武珝等人也很有信心,这世上从来不缺聪明人,只是无数的聪明人,没有将自己的脑力用在对的方向而已。
只要自己有钱,提供了一个方向,就不愁没有人朝着这个方向迈进。
这蒸汽机车的实用化,其实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就如陈正泰凭借着两世为人的先天优势,野蛮的踹开了一扇人类从未进去过的大门,这大门虽只是踹开了一个缝隙,却得以让人类之中最聪明的人窥见了大门后的世界,那么这扇大门应声倒下,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当然……蒸汽机车……是划时代的意义,可在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去研究蒸汽机车的过程之中,则做了表率的作用,一旦用蒸汽机可以让车在铁轨上跑,其他各种蒸汽机的设备,也必然会开始推广开来!
无论是未来,蒸汽纺织机,还是蒸汽提水机,亦或者是未来的冶炼、纺织、机器制造等等领域,都可能大规模的应用。
人们对于蒸汽机,最多的关注点只是蒸汽火车,可实际上,它的运用之广泛,可以用划时代来形容。
对于所有的生产,都有着巨大的提升。
而这……并非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当人们尝试到蒸汽机的好处之后,会渐渐的形成一个固有的观念,原来利用这些奇技淫巧,可以带来巨大的财富,用同样的人工,可以发挥更大的生产力。
一旦这个观念形成,那么这巨大的思维惯性,方才成为推动技术革新源源不断的动力。
大唐有的是聪明人,甚至……有的人智商到了变态的地步,只是这些人将这聪明穷尽一生,用去探究经义和义理之学上,那么这样的聪明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陈正泰并不是说,义理之学完全是坏的,这是人文精神的层面,没有这些,如何凝聚人心,如何区分胡汉,又如何使精神长存?
可问题就在于,不能人人都去研究,人人都去折腾,人人都是理学家,哲学家。
这样的人产出的太多,不是好事。
“这一次,非要让天下人大开眼界不可。”陈正泰心里这般想着,目光坚定!
铁路的修建很快,几乎每日以七八里的铺设推进。
当然,一切都是在钱粮充足的作用之下。
越来越多的人招募进了工程队,原有的工程队劳力和匠人,统统都成了骨干,这让不少人有了上升的渠道。
前几年还在铺设木轨的苦力,辛辛苦苦一月下来才两三贯钱,而今,工程队队伍扩充,就成了技术骨干了,薪水直接翻了几倍,手里头带着几个学徒,或是管理着几个劳力,一下子的,地位提升不少。
如此一来,这让不少人居然开始羡慕起工程这个行当了,于是不少子弟疯了似的涌入。
再加上世族的力量大为削弱,不少部曲被主动释放了出来,因为地没了,家里钱粮也不够了,这些人本质上虽为奴隶,可奴隶也得有生产资料才能产生价值,不然你让他们闲着没事干,干养着吗?
这是一批新的劳动力,庄园经济已经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破坏。若是没有这铁路以及建城的巨大工程,只怕这些无所事事的部曲们,非要闹出什么乱子不可。
可现在……几乎是大批量的招募工人,有多少要多少。
巨大的工程,也带动了其他各行各业,人们察觉到,在世族做部曲,或者是农耕,效益远不如做工,当然……做工更辛苦一些,可只要钱给够,能让一家老小吃上热腾腾的白米白面,到了年节,能买两件成衣,换上新衣,这些人便心满意足了。
这接近亿贯的投入,实在过于吓人,以至于此时……朔方那边,已经产生了新的繁荣!
大量的人力,涌入朔方,商贾们急着开作坊,虽然绝大多数人认为,这铁路修出来没有意义,可至少……在修建过程之中,却给无数人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当然,铁路的工程……在朔方、西宁、二皮沟之间修建,其实工程的难度是最低的。
毕竟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大江大河,也没有什么高山沟堑,沿着平坦的道路,直接铺设即可。
倘若是在其他地方,单单一个修建铁路桥,打通隧道……就足以让当下的工程技术直接宕机不可。
陈正泰现在每日看着自各地来的奏报,唯一遗憾的就是……
他娘的,这钱怎么永远花不完,陈家人还是太省了啊,分明投入了这么多的资金!
这就得益于陈家的骨干们,在三叔公的严厉号召之下,将一文钱分为了两半去花。
夜之妃 雪吟酱
当然,勤俭持家是个好传统,只好确保了陈家的钱,丢出去,不会被人糟蹋浪费掉。
现在陈家的子弟,几乎都充斥在矿业、工程、铁轨铺设、军中、钱庄等数不清的领域,这些人……充当着骨干的职责。
某种程度,也成了各种密探,他们将自己所在行业里的机密消息,通过家书的形式,统统会送到陈家的书斋里,而后再通过武珝酌情进行处理。
…………
第一章送到。月票呢?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