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mcn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世子很兇-第三十五章 三公主看書-9stzk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啊——”
“快跑……”
山岭间惨呼声遍地,毒雾随着秋风往周边蔓延,两营兵马听到响动,朝这边跑了过来,事先没有任何准备,直接一头撞入了毒雾之中。
锁龙蛊毒性极烈,侵蚀四肢百骸犹如万蚁啃食,哪怕是许不令这样的非人体格,要硬抗都不容易,更不用说南疆的寻常官兵。
不过一瞬之间,大狱外哀嚎声四起,沾上毒雾的官兵,满地打滚撕扯衣衫,更有甚者,用指甲疯狂抓着脸上皮肉,刹那间就成了一个血人。
惨绝人寰的场景,让后方官兵急急止步,哪里还有心思关注是否有人劫狱,争先恐后地往四方逃遁。
混乱持续不久,京城里的禁卫军赶来,辨认出是锁龙蛊后,封死了现场。
南越江湖最多的便是用毒的高手,朝廷处理起来倒也算在行,疏散下风口的人群,让毒雾自然扩散,同时用各种解毒的法子,治疗已经发狂的官兵。
只可惜锁龙蛊太过霸道,寻常人中了十死无生,随行军医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百余官兵在地上痛苦翻腾,直至身体扭曲七窍流血而亡。不过小半个时辰的工夫,中毒的人便死得七七八八,大狱外满地狼藉。
陈炬得到消息后,乘坐车架快速赶来,看到大狱外的场景,本就凝重的脸色更是阴沉了几分。
陈炬作为安国公的外孙,在朝堂上的地位也是周勤一手扶持起来,对于周勤要围猎许不令的事儿,心中自然清楚。这些天心烦意乱,也是觉得这个主意太过冒险,若是出了纰漏未能控制住许不令,便等同于给了大玥名正言顺的开战理由。
神鬼劍士
而且,百虫谷在南越,也是人人喊打的毒宗,他身为南越的继任者,若是和百虫谷余孽扯上关系,后果不堪设想。
陈炬下了车架之后,叫过来在路口等待的大狱主官,冷声询问:
“可曾抓住了作乱匪贼?”
主官是安国公周勤的亲信,这次负责给司空稚等人打掩护,自然明白陈炬问这话的意思,他上前一步,轻声道:
“百虫谷的人已经全部逃遁,有几人死在了过道里,已经清理掉了。另一人是单枪匹马,武艺高强不惧蛊毒,强冲了出去,卑职没能拦住。”
陈炬轻轻点头,转眼看向周边密密麻麻的禁卫军,吩咐道:
“尸体集中焚烧,消息封严点,别让市井百姓得知司空稚来了京城。”
主官连忙点头,下去吩咐禁卫军。
上千禁卫军把大狱团团围住,靠近山崖的开阔处拉起了白帐,里面摆放着上百具尸体,都是已经中锁龙蛊而死的官兵,官吏在旁边清点名册,旁边架起了火堆,准备就地焚烧。
美女請留步 咖啡雪泡
陈炬站在大狱外观望,还未曾处理完现场,后方便传来些许嘈杂声:
“公主殿下,不可……”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过来看看怎么了?听说司空稚来了这里,那穷凶极恶的悍匪,怎么会跑到京城附近来?朝廷的探子都是干什么吃的?”
“公主殿下,里面毒雾未散,切不可贸然进入……”
陈炬眉头一皱,回头看去,却见禁卫军封锁的官道上,一个身段儿修长的女子,领着两个壮妇强行闯了进来。
女子年龄不到二十,身上没有珠宝装饰,简简单单的蓝色外裙、白色内衬,腰肢以蓝色腰襟紧紧束缚,上面挂着把银色弯刀,刀鞘上有蛇形纹路,刀柄尾端则是蛇口含绿珠,造型极为精美。
女子黑发如瀑披散在背上,身下裙子为了骑马方便,两侧分叉,显出云纹长靴和贴身白色长裤,大腿紧绷丰腴,说不上野蛮,却透着力量感。整体看起来干净清雅,让人一瞧便觉得是个很干净的姑娘。
秋日斜阳洒在女子的脸上,可见皮肤十分细腻,柳叶眉下是一双桃花眼,与许不令桃花眼的锋芒毕露不同,身为女子要稍微柔婉一些;眼形似若桃花,睫毛修长,眼尾稍向上翘,瞳仁黑白并不分明,致使眼神似醉非醉,朦朦胧胧有些暗送秋波之感,哪怕没有什么表情,随意注视男人一眼,恐怕也能让人心荡意牵。
虽然眼神十分撩人,但女子整体气质比较英气,手里持着一条长皮鞭,不时挥舞一下,发出‘啪——’的一声爆响,谁敢拦就作势打谁,虽然没真打,但这声势着实吓人,周边禁卫军脸色发苦的劝说,却是不敢拦。
二皇子陈炬,瞧见进来的女子,脸上的阴霾收敛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三分薄怒,快步走到外围,轻斥道:
“思凝,谁让你跑这儿来的?”
持着长鞭的南越三公主陈思凝,闻声收起了鞭子挂在后腰,走到跟前,抬手一礼:
“王兄。”
虽然外人都称呼陈炬为‘皇子’,但南越君主没有光明正大称帝,陈炬正统的书面称呼应该是‘王子’‘世子’,所以陈思凝叫的是‘王兄’而非‘皇兄’。
陈思凝是陈炬同父异母的妹妹,生母是南越的王后宋氏,外公则是大玥魏王的亲弟弟。
二十年前正是大玥和南越关系最密切的时候,南越为了和大玥拉近感情,刚继位的陈瑾,迎娶了魏王的侄女为王后,先后诞下一儿一女,女的便是三公主陈思凝。
陈思凝是南越正儿八经嫡出的长公主,陈炬则是贵妃所生,只能算庶出子,严格来说,陈思凝宗族地位,比陈炬还高些。
不过,陈瑾后宫佳丽三千,独宠周贵妃一人,王后宋氏出身大玥又太强势,夫妻之间一直不和睦。在王后宋氏怀上陈思凝的时候,周贵妃突然逝世,陈瑾一蹶不振,甚至把刚出生的女儿都取名‘思凝’,用以纪念周贵妃。此举也彻底惹恼了王后宋氏,两人彻底不再往来。
后来不知为何,王后宋氏和皇长子,先后身患顽疾故去,只剩下无依无靠的陈思凝一人生活在宫里。陈瑾整日酗酒浑浑噩噩,可能都忘记了有这么个女儿,唯一能照顾得陈思凝的,除开身边的嬷嬷,就只有陈炬这同父异母的兄长了。
现如今陈炬已经摄政,继承大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嫡出庶出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陈思凝对这个兄长,自然十分敬畏。
【完】首长高攀不起 木若溪
蛇吻拽
陈炬表情严肃,上下打量陈思凝一眼,教训道:
“明知逆贼司徒稚在此地作乱,你还冒冒失失跑到这里来,若是不小心出了岔子怎么办?”
话语比较严厉,但明显还是关心的意思。
陈思凝自幼缺少父母关怀教导,虽然懂事得早识大体,但私下里有点不服管束,很让陈氏的宗亲头疼。
不过面对陈炬,陈思凝态度十分端正,看向后方白幕遮挡的尸体:
“我刚刚在南郊打猎,听说这里出了事情,就过来看看。京师周边毒杀近百官兵,实在太过放肆,这司徒稚若是不抓住……”
陈炬移动身形挡住陈思凝的视线,不悦道:
“现在就回去,这儿有我就行了。”
陈思凝话语一顿,迟疑了下,又道:
“王兄,我帮你处理吧,你整天政务缠身,这种小事儿不用你亲自盯着……”
陈炬摆了摆手:“回去回去,别添乱。”
陈思凝见兄长如此坚决反对,知道进去的机会渺茫。不过大老远跑过来,总不能空手而归,她想了想,干脆坦诚道:
“王兄,听说方才有两波歹人,除了司空稚,还有个神通广大的江湖人,直接从锁龙蛊里淌了过去。锁龙蛊无孔不入,武艺再高都防不住,那人必然有其他秘法。你让我进去看看,说不定我能琢磨出来,只要有了防身之法,今后朝廷剿灭那些邪门歪道,就不需要死那么多人了……”
异世邪神 一剑平秋
陈炬暗暗摇头,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嫉恶如仇,对南越江湖的歹人深恶痛绝,本身武艺很好,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地擅自行事剿匪。这些事说不上坏,但明显不是一个公主该做的,陈炬即便没什么隐瞒的,也不可能答应,更不用说现在了。
陈炬摇了摇头,看向后面两个壮妇:“送公主殿下回宫,近日京城有贼子作乱,外面不太平,短时间别出宫了。”
身后的壮妇躬身领命,抬手示意:“公主殿下,回宫吧。”
浮木沈香 色渡
陈思凝显然不想走,眼睛瞄着里面的动静,含笑道:
“方才过来的时候,已经把马放回去了,我在这里陪着王兄,待会一起回去吧。王兄近些日子都在忙着政事,咱们也好久没见面了……”
陈炬摇了摇头,抬手指向远处的车架:“坐我的车架回去,再多说半句,明天我就和宗人府打个招呼,给你寻个驸马管着,天天陪着你说话。”
这话还真管用。
陈思凝话语一噎,知道兄长说一不二,思索了下,轻轻点头,转身走向马车。
马车停靠在路边,两马并驱很宽大,陈思凝走过车轮附近,不动声色地抬起长靴,准备踢断车轮。
只是还没来得及动脚,对她甚是了解的陈炬,便警告道:
“天黑之前不回城,以后就不用出宫了,你自己物色驸马,直到嫁出去为止。”
“……”
陈思凝脚尖一顿,强行收了回来,回头笑了下,略显无趣的跃上了马车,带着自己的护卫离去。
陈炬目送妹妹离开后,摇了摇头,脸上又显出了几分愁色。他招手让禁卫军的统领过来,稍微安排几句后,所用中毒的尸体便集中起来焚烧;余下军队则分散进入山林,搜寻逃遁逆贼的踪迹……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