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當年舊識看書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你儿子才没了!”汝阳王登时大怒,如果不是打不过慕容复,他恨不得一个老拳过去,把他砸成肉饼。
慕容复闻言一愣,“你先前明明说你失去了一个儿子?怎么回事?”
汝阳王怔了半晌,唉声叹气,“自从王府落难后,保保他意志消沉,终日寻欢作乐,直到一次醉酒闹事,被人抓到把柄,锁进天牢,到现在生死未卜。”
慕容复听后错愕半晌,忍不住问道,“都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汝阳王府就算失去了兵权,也是堂堂王府,怎会落到这般地步?”
汝阳王黯然摇头,“以前本王不屑与奸佞来往,得罪了不少人,现在那些小人抓到机会,自然不留余力的落井下石,我这个王爷早就名存实亡了,而且……而且保保得罪的不是普通人。”
“不是普通人?他得罪了谁?”
汝阳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慕容复斜睨着他,“不是说了要带你们走么,你不把详细情形告诉我,我怎么救你们出去?”
“出去?”汝阳王一愣,奇怪的看着他,“谁说要跟你走了?”
“你不走?”
“我生是大元的人,死是大元的鬼,你叫我走哪去?”
慕容复沉吟了下,“去大宋,不知敏敏有没有跟你提过,你若愿意加入慕容家,我可以给你一个兵马大元帅的位置。”
“什么?”汝阳王听到这话好一阵错愕,“你再说一遍?”
“我说,如果你愿意投靠慕容家,我让你继续做兵马大元帅。”
汝阳王确认了一下自己没有听错,忽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声爽朗而有力,不难听出来,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也是讽刺的笑。
慕容复幽幽瞪着他,“很好笑么?”
心里倒是明白过来,原来赵敏真的没有提过这茬。
盛世绝宠之王妃倾城 西青先生
汝阳王笑声渐止,认真点点头,“恕我直言,真的很好笑。”
慕容复脸色一黑,“哪里好笑?”
汝阳王慢条斯理道,“这第一,本王一心忠于大元,绝不背弃,你却叫我背叛大元,这不好笑么?第二,如果你让本王投靠大宋,本王还勉强想得通,可你慕容家算个什么东西,竟让本王去投靠?第三,本王就算再落魄再艰难,也轮不到你来招揽。”
慕容复听他一条条说完,脸色黑成了锅底,真想过去一把掐死他,但最终他还是按下这个念头,深深吸了口气,悠然道,“你说得对,我慕容家确实不是东西,我慕容复不够资格招揽你,你们大汗铁木真倒是够资格,可偏偏就败在我手上。”
汝阳王面色窒了窒,“那是因为本王不在,否则……”
“照你这么说,你家大汗还不如你喽?”
“我……”汝阳王面色一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慕容复“语重心长”的说道,“老人家,都这么久了你还是不明白,如果你们大汗真有那么器重你,当初出兵襄阳城的时候他就会带上你,岂会把兵权交给七王爷?有一句名言被我奉为经典,我经常送给别人,现在也送给你,别太把自己当根葱了,你只是一枚棋子而已,能发挥多少作用全看下棋的人,不看你。”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等等,”汝阳王忽然问道,“七王爷在大战中犯了什么错?”
慕容复没有回头,“他贪功冒进,掉进我设下的陷阱中,累得十万大军死伤殆尽,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汝阳王若有所思,很快又问道,“这一战大汗究竟是怎么败的?”
慕容复脚步一顿,“这个问题,恐怕你们大汗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你不妨去跟他探讨一下。”
话音未落,身形渐渐变淡,继而消失不见,至于招揽一事,他没有再提,从汝阳王的眼神中就不难看出,想要他背叛大元太难了,至少不是凭一张三寸不烂之舌能够做到的。
汝阳王神色变幻一阵,终是喟然一叹,没有轻举妄动。
慕容复离开书房后,并没有立刻离开王府,而是躲在暗处等了一段时间,见汝阳王没有去报信的意思才松了口气。
随后他又去赵敏的阁楼看了看,她仍旧倚在窗边,手中把玩着匕首,目光幽幽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什么。
“这丫头不会想要自寻短见吧?”慕容复心中泛起这样一个念头,几次想要现身,但他还是忍住了。
躲在暗处看了一会儿,忽然,赵敏猛地回头,“谁!”
慕容复身形一缩,急忙移开目光,哪知赵敏突然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慕容复,你来了!”
慕容复心头一跳,差点脱口喊出“你怎么知道”,但见赵敏脸上一片疑惑,这才生生止住了嘴边的话语。
赵敏四下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样,她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失望,幽幽叹道,“我就知道,你现在肯定还在生我的气,怎么可能来找我……”
“这丫头,只是在背后看看她,她居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慕容复心中暗自感慨,据说有些女人爱上男人后,只要这个男人出现在她身边,不管有没有看到,她都能感觉得到,不知道赵敏是不是这样一个女人。
慕容复悄无声息的退出阁楼,现在还不是见赵敏的时候,他要先去七王府一趟,摸一摸七王爷的底细,顺便证实一下汝阳王所言究竟有几分真几分假,另外,如果汝阳王死活不肯离开大元,他要做好最后的打算。
不过在经过一座小院时,院中传出一阵琴音,幽幽怨怨,婉转凄凉,他扭头一看,才发现这座小院居然亮着灯火。
慕容复微微愣了一下,据汝阳王所说,王府中的人走得走,散的散,死的死,偌大王府只剩他和赵敏,怎么又多出一个?
弹琴之人琴技一般,琴音说不上好听,却将主人心中的幽怨凄苦表现得淋漓尽致。
他禁不住好奇,跃上墙头看了眼,只见一女子坐于院中,纤纤玉指微微跳动,拨弄着琴弦,女子身材很单薄,身上裹了件淡粉色宫装长裙,如今寒冬将至,北地晚上温度很低,关键这女子身上丝毫内力波动也无,还穿这么少倒是奇事一件。
他看了几眼便要转身离去,不想这时女子忽然停下弹琴,扑在古琴上低低哭泣起来。
慕容复看不到女子的脸,只觉得身材有几分眼熟,他皱了皱眉,忽的想起什么,“是她?”
联想到女子的身份,他神色微动,纵身跳进院中,轻笑道,“姑娘,更深雾重,何以独自一人以泪洒琴啊?有什么伤心事不妨说出来,小生或许可以帮你排忧解难呢?”
此言一出,女子瞬间抬起头来,杏眼桃腮,琼鼻挺秀,薄唇淡淡,姿容秀丽,娇俏可人。
这人慕容复认识,他第一次夜探王府时曾误闯过她的房间,当时还轻薄过她。
女子脸色先是惊恐,待看清慕容复的容貌后渐渐变得惊喜万分,“是你!”
慕容复愣了愣,“你还记得我?”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王保保的王妃,韩姬。
韩姬嚅嗫半晌,“我当然记得你,一辈子也不会忘。”
“你……”
慕容复话未出口,却在这时,韩姬忽然起身,笃笃笃跑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负心薄幸的坏蛋,当初轻薄了人家,还答应带我走,结果我一等就是两年,你知不知道这两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慕容复听了这话,摸了摸鼻子,脸色有些讪然,当初他只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便轻薄了她,后来又答应带她走,但万安寺一役因缘际会,他利用这女子跟赵敏谈判,最后将她送回汝阳王府,之后他就把这个女人忘得干干净净,想想还有点小愧疚
慕容复犹豫了下,昧着良心说道,“我现在不是来了么?”
韩姬一听这话,心里一酸,一下扑到他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